从中二到二

共犯

“周防吗?”宗像听着属下的问题想了想,回答道,“大概是最接近朋友的存在吧。”

“只是朋友吗?”伏见总是能想起那天宗像自雪中归来的表情,只是朋友吗?他常常会怀疑。

“唔……虽然曾经当过同学,不过也没什么交集,至于后来知道他是第三王权者才开始接触的。”宗像回忆着,忍不住对身边的属下兼恋人抱怨,“说起来,周防尊这个人从以前开始就总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结果成为了王以后还是这样,该说本性难移吗?任性,自大,目无法纪,以自我为中心,还真是可恶啊!”

伏见眼睛微微睁大了些,继续问着:“这样,室长也是认为他……是朋友?”

“嘛,友人什么的或许只是我单方面的认定,不过,”在伏见面前宗像并没有避讳这一点,意外直白地说着,“身为王的他,应该是最明白我的所作所为的人了吧,所以他会选择我来结束他的生命,所以我也做到他所希望的事,即使,是死亡……这样就应该是朋友了吧!”最后说出的话遥远得好像在自言自语,宗像似乎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嘴角挂着他自己或许都未曾察觉的笑容。

伏见听完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紧紧地抱住了恋人,头埋在对方颈间。

“怎么了?”

“不,什么也没有……”伏见一边回应,一边默默回想刚刚所看见的那丝笑容,“只是,我也是会嫉妒啊……可恶!”

“什么?”最后的声音低不可闻,与其说是语句倒不如说是含混的气流,宗像不由得问了一下,而伏见也没有再重复的打算。

呐,室长,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我在你的表情里看出了什么,所以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究竟错过了什么,那个被你称为朋友的人在你心中所占据的真正地位……

过去的你不会知道,现在的你也不会知道,将来的你更不会知道……因为,我会一点一点抹去他的痕迹,直到将所有空余的地方全部沾染上我的味道,直到那个位置上的主人悄悄易位,直到他对你而言真的只是一位朋友,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

你我都是共犯,一起抹消了曾经的情感,哪怕它从未被你察觉,哪怕它一直被误解,可是,这就是我的计谋,您一定会配合的,不是么?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