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二到二

存档2

“伏见君,可以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吗?”

若无其事的放下手中的相册,伏见看着对方:“室长你自己说可以随意的啊。不过……”顿了一下,脸上显现出一丝怪异的笑意,抓到痛处一般的指着刚刚正在看的照片,“发现不得了的东西了呢。”

顺着指示的方向看去,青之王的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在伏见看来最接近尴尬的表情——“……只是小时候的照片而已。”

小时候的照片,小时候的宗像礼司的照片,小时候的宗像礼司穿着女式和服的照片!

天知道刚到翻到这一页时伏见心中犹如无数草泥马鹏腾而过惊起万家灯火卷起惊涛骇浪的心情,你永远都无法看着现在的青王殿下想象出他当年居然还有这样的成长经历,或者说,黑历史。

属下的表情颇为瞩目,宗像的语气中不得已带着一点叹息:“这只是小时候被母亲要求拍下的结果。”

哈?还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些扫进自己的终端机里留作把柄或者纪念的伏见扬眉。

“哦呀,伏见君的表情很失礼呢,”宗像摆放好散在榻榻米上的相册,恢复了一贯的淡定,“即使是王也是有血亲的啊。”

“额……不,只是从没听您提起过。”默默地把脑子里关于宗像礼司其实是从石头里蹦出来或者是用拼图拼出来的想法划掉,自认为成人却还保留了一点中二思想的伏见有点反应不及。

话说王这种生物真的是属于人这个种属么?从见面起就一直保持着莫测形象与影藏S属性的宗像总给人一种就是这样,而且永远都会这样下去的感觉。就连赤之王都会有类似于回忆杀之类的高中时代,而青之王这边却这么淡定突兀的一出场就是完全形态真的让人不由得会产生微妙的怨念……咳,伏见甩开脑子里奇怪的想法。

“嘛,也多亏伏见君翻出来,”宗像说着也开始一页页的翻看起来,“父母去世后都没再看过了。”

伏见伸脑袋的动作停滞了一下,目光移向这个男人的脸,以及那仿佛亘古不变的表情。宗像礼司个人的过去他曾经私下调查过,说不出原由的行动,却出乎意料的简单,无论是调查还是所得的结果——

优秀的高材生,天生的领导气质,少年时双亲去世,耀眼又平静的生活,然后在20岁被石板选为青之王后戛然而止。

简单干净的履历,如果没有石板的话伏见几乎可以顺着这条线看清宗像礼司日后的人生轨迹,可是又并不如此。伏见差不多是瞬间回忆起初次见到传言中的青之王时的情景,那时的青之王和如今的宗像相比几乎没有任何不同,淡漠,强大,带着刀锋一般的凌冽气质,而那时他在青王的位置上才呆了一年。

到底,在这个人身上发生过什么?不,应该说,这个人是怎么将自己塑造成这样的?

“伏见?”宗像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蓝紫色的眼睛透出隐隐的询问。

“室长你不想说说自己以前的事吗?”

“伏见君不是都知道的吗?”

“啧,”早知道自己的举动瞒不过某人,但语气中还是有几分不满,“知道是知道,可是怎么看室长你都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这倒是勾起了上司大人的兴趣:“那该是什么样子呢?”

“学习,工作,娶妻,生子,然后生老病死。”这样一个完美的平淡人生。

“确实呢,我也以为会是这样。”

然后两人陷入了沉默。

青之王宗像礼司,伏见在心里默默咀嚼着这个名字,究竟是如何在那份平常的履历中诞生出这样一个人的呢?相册中的少年永远保持着得体的笑容,目光平和,如同在阳光下平静的湖面般一览无遗,但谁又能看出这潭湖水下所凝聚起的东西?如果没有石板,没有王,又有谁能得以窥见一丝半毫?

“人的改变大多是可以看出来的,就像伏见君。”宗像打破了沉默,以他特有的磁性声调缓缓地说道,“但是有时候有一些更为巨大的变动却是沉寂的,就像海面下翻滚着的暗潮旋流,人们无法察觉到它是何时开始又会何时消失,甚至有时候留一点点沉淀下的痕迹都无法寻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是真实存在的。

“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是经历了一次海水的幻化而已。”

啧,伏见抓了抓头发,说:“这也是所谓的王的特权之一吗?”

被这样抱怨的宗像只是微微笑了一下,“这个不是,伏见君才是哦。”

然后被调戏的青年扑上去,狠狠咬着对方还勾起的唇,结束了对话。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