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二到二

存档

“室长,您叫我来到底是要干嘛?”
“我认为意图很明显呢,”宗像缓缓饮了口茶,不疾不徐地说着,“难得悠闲的午后,伏见君也试着来放松一下吧。”
只有你会认为悠闲好不好!
不过这话却没像以往一样脱口而出,伏见异常听话的端起了杯推到面前的茶碗,按照宗像曾经教过的方式把那碗绿得渗人的抹茶喝了下去,甚至在喝完后都没有露出嫌恶的表情。
宗像看在眼里也没有表示什么,还是很淡定的品着茶。气氛莫名的压抑,仿佛连空气都凝滞了几分。四月的天气早就不会冷了,但也绝对不会热到让人额头冒汗,比如对面那位19岁的属下。
“……室长,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伏见君看起来很热呢,生病了么?”宗像恍若未闻地说着。
“额,不,只是最近有些上火,嗯,我会注意的。”伏见看起来有些急促地解释着,“先告辞了。”
“正好今天打算尝尝绿豆糕呢,伏见君也吃一点吧。”
“不,我……”伏见拒绝到一半终于放弃一般的垂下了肩,“好吧,室长,您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我还是早点说吧。”
宗像貌似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但声音还是平稳的:“哦呀,伏见君为什么说这种话呢?”
“室长我已经吃了快一个月的红豆沙盖饭了——我承认是罪有应得——还是请您告诉我吧。”
属下的表情绷得很紧,虽然试图表现出木然,但宗像觉着面前坐着的根本就是一只随时准备逃跑的小兽,怪异的立场错位感再次袭来。
“我认为,”宗像停顿了一下,看着对方的呼吸也浅浅的顿了顿才继续说,“伏见君似乎应该先和我解释一下你的想法,我才可以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有必要么?”
“伏见君认为没有解释的必要?”
沉默再次在两人之间蔓延,然后某个被自己定义为“罪有应得”的家伙终于垂着眼盯着古朴的茶碗开口了,“虽然当时很想说是酒的原因,但,室长你肯定不会认同这种解释……我也一样……所以,这么久都没来和您说,这件事。”宗像认真听着对方字斟句酌的话,看不出任何情绪。
“首先我很抱歉对您做出了……那种事……可是,我对于自己想对您……这样,并不会后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伏见此时的表情可以完美的诠释什么叫破罐子破摔,“简而言之,宗像室长,我喜欢您!”
宗像听完最后一句,想到某人在网上发出的东西,一丝笑意就隐隐浮上心头,只不过……“伏见君要说的就是这些?”
“是的!”豁出去就豁个彻底,被人鼓励教导着要拿出勇气的青少年咬着牙说道,“室长您想怎么教训我都可以,降职或者直接打一顿。”
“真的要王直接打你一顿的话,会死哦伏见君。”
“这是我应得的,只是,无论如何不希望离开……Scepter4。”
唉——
青之王颇为头疼的看着面前倔强的下属,比那天混乱的情况更不好处理的就是这种涉及个人情感的问题了。宗像自认为自己对下属的观察了解还是很透彻的,同样的,他原本以为这种洞察可以让他保持足够的清醒和冷静来做他该做的事,只是现在看来有些失算呢。
“伏见君,对自己的上级做出那种事的确很过分,而且说起来,”宗像推了推眼镜,直视着伏见有些苍白的脸,“你刚才的话有一点偏差,在谈话开始前我并没有不认同酒这种解释的打算,或者说我原本希望伏见君的解释不会超出这个范围。”
“……”
“不过最后还是改变主意了呢,毕竟像这样直白笨拙却意外动听的话,伏见君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永远也不会说出来吧。”那位王微微笑着,眉眼间流动着一种和他本人平时的样子极其不符的柔和。
这是什么意思?伏见聪明的头脑略微卡壳。
“还有最近这段日子真是辛苦了,医疗处的胃药消耗太大以后就不用去麻烦他们了。另外……”
“等,等一下!室长你,你的意思是……”
“我是指,”宗像看了眼对方毫不掩饰的惊讶然后侧头望向窗外,“樱花就要谢了呢——要抓住最后的机会吗?”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