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二到二

中学设定2

“呐呐,猿比古,我们去加入尊先生的HOMRA吧!”有一天八田这么兴奋地和他说着。

“HOMRA?”伏见愣了一下,八田喜欢跟着周防尊那些人在一起他是知道的,可是……“我们才一年级吧。”

“马上就二年级了!”

“好好,可那也才17岁,就算以后你想和周防桑他们一起也不用这么急吧?未来的事还是多考虑考虑得好!”伏见还是劝解着想打消朋友的念头。

八田皱了皱眉,有些丧气地说:“你的语气怎么那么像那些大人……再说尊先生马上就要毕业了啊!总觉得不赶紧跟上的话会被甩的很远很远呢……”

毕业……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伏见突然反应过来,这么说起来那个人今年也快要毕业了吧!

毕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长大了,意味着你要与过去告别了,意味着你开始步入社会了,意味着你更加自由了。但是在伏见第一次想到毕业的时候却意味着他再也看不到那个人了——本来和那个人的交集就是可有可无从来不曾约定过什么的,连每一次见面都是半碰运气半是惯例的结果,如果他不在了的话这种联系会瞬间消失吧。

伏见不是什么少女漫画的主角,这个时候首先闪过眼前的是告白啊倾诉啊什么的,还有一点中二风范的少年只会一边烦躁苦恼着再也见不到某人,一边装模作样地表示既然你要走了那我也不会多说什么慢走不送哈——这才是一切悲剧的源头!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会错过什么,这样一个人,像宗像礼司这样一个人,这样独一无二的最夺目耀眼的存在,如果错过了他这辈子都别想再碰上一个。

“伏见君?”宗像看着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伏见有几分了然地笑了,“进来吧。”这间办公室伏见来过的次数不多,但就是那么仅有的几次却都是最重要的回忆。

“伏见君是特地来告别的吗?”

“啊?”

“已经有好几批人来告别了呢,伏见君不是来送别照顾了你一年的学长吗?”宗像歪着头这样说着,嘴角上挂着和以前一样的玩味的笑意。是啊是啊,宗像礼司受全校男女的仰慕这一点根本不需要他再来重复了,他的毕业即使是一年级的新生们都唏嘘哀叹,可问题是他不一样,他对宗像不一样……

“等等,你的扣子!”伏见才注意到宗像的领口敞开着,而衣襟上的第二粒纽扣不翼而飞?

宗像不在意地低头看了看,还是漫不经心的语气:“伏见君也会注意到这种事啊,真是难得。”

“不是难得不难得吧!”伏见对于某人偶尔的天然呆早有体会,不过这种事不是可以随便他天然的啊,“所以,宗……学长你送人了?”

“啊啦,伏见君很在意啊……如果我说送了伏见君打算怎么样呢?”似乎是玩笑又似乎很认真地问着这个问题的宗像只是安静地注视着年轻的学弟,语调平缓,和每一次的对话一样的态度。

打算怎么样呢?

宗像礼司快要毕业了,宗像礼司马上就不会与他有交集了,宗像礼司终究会和其他人并肩站在一起……这样的事光是想想都觉得接受不了!他喜欢这个人,在此之前他还不清楚到底喜欢到什么程度,那么现在他可以彻底看清楚了,眼前这个会嘲笑奚落他会平静的注视着他会牵着他的手爬上顶层会坚持用伏见君来称呼自己的人在少年的心里占据着怎样的位置,独一无二的最耀眼的……

“……宗像前辈,”伏见喊着他的名字慢慢靠过去,用手抓着那人的双肩,“我可以对你做一件事吗?”

宗像任由伏见的动作禁锢住自己,锐利的眼睛直视着对方,即使隔着眼镜也能感觉到可以割伤人的锋芒,“伏见君确定自己不会后悔吗?”

“这种事以后才会知道吧,至少现在如果不做我肯定会后悔啊。”

“哦呀,伏见君其实是个很狡猾的人呢!”宗像这么颇为无奈的说着,但最后还是笑了笑,“那就按照你想的做吧。”下一秒少年炽热的呼吸就覆盖住了他。

和宗像接吻感觉非常好,好到伏见开始尴尬地发现自己似乎有了一些奇怪的变化,而不凑巧的是宗像也发现了,“伏见君,你……”

“很快就好了!这个只是不小心!”

宗像看着慌乱解释着的少年不禁笑出声来,不过如果是他的话似乎也不错啊,“伏见君,要做吗?”

啊?伏见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或者这真是其他的什么意思,再来一次kiss?

“我是说,伏见君要做更多亲密的事吗?”

幻听了吧,绝对是幻听啊!“宗像前辈你在开玩笑吗?”这个场景太像是宗像准备耍他的前奏啊!

“不是哟!伏见君不想要吗?”宗像凑到他面前轻轻碰了碰少年不知不觉中已经勃起的位置,紫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显得有些魅惑,伏见只能咽了口唾沫遵从心底的渴望——

“要!”

被压在沙发上,伏见有些傻呼呼地看着宗像取出的两样东西,内心有如万马奔腾又如电闪雷鸣……就这样?这么简单就心意相通?而且还要成功上垒?开玩笑的吧!一直到宗像皱着眉开始自己扩张的时候,伏见内心的独白才从以上的OS过渡出来,不过重点似乎依旧不太对就是了。

欸?我还以为他要……

“感觉会很痛的啊,所以还是学长来吧,嗯?”在某些方面格外坚持负责的宗像这样解释着,“而且,也是我提出来要做的啊,再说要是伏见君在下面的话你确定以后你还愿意做吗?”

话里面透露出的某种意味让伏见心底一热,可是……为什么学生会长的办公室里会有这种东西啊!

“你猜呢?”一直看着他的宗像这么说着,轻轻吻着他的脸颊,好闻的气息随着说话时的气流喷在伏见身上。

这种事谁猜得到啊!

“嗯……呼……”动作也不是太熟的会长大人喘息了一下才重新抽出注意,“嘛,学校里偶尔也会有一些让人苦恼的情侣做这种事被抓到呢。”

这,这样吗……

“是的哦,所以……嗯,伏见君想的东西不对哟……”上身已经完全压在伏见身上的人这么说着,而还是处于接收不良手足无措的少年只能下意识地环住对方,然后看到了隐约可见的宗像的手在下面抽动着……

等等,好像还有哪里不对……我根本就没说一句话可为什么他好像全都知道了啊!

“嘛~因为伏见君现在的表情简直好猜到极点啊……”眉头依然皱着,宗像却有闲心挑侃着某个卖蠢的学弟,该说这个人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是绝对的控制者吗?

终于恢复正常思维的伏见面对这种情况当然只有一个反应——“你也别太小看人了啊!”说着翻身压倒了对方——所幸沙发足够大!

“欸?”

“可恶……这种事,这种事我也会啊!”有些粗鲁地扯开宗像的衬衫,又是那片白瞎人眼的肌肤……渴望,冲动,欲念,伏见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感受到这些。

宗像只愣了一下就叹气般地笑了笑,勾住对方的脖子,“呵,抱歉啊,我小看伏见君了呢,那么就交给你好了。”

似曾相识的话安抚了少年急切而慌乱的心思,伏见回忆着不多的一点常识以及刚才宗像的动作,咽了口唾沫,慢慢地着手实践着。

伏见的动作很缓慢很柔和,手指一点一点地探入扩张,生涩却认真。每一步都紧紧注意着宗像的反应来调整,仿佛在他身下的是一件易碎珍宝只能以这样的小心翼翼来对待。即使手上感受到的温度及紧致感让血气方刚的少年几乎要把持不住,伏见也坚持着,俯下身吻过那片已经汗津津的白皙胸膛。

“呜……够了,伏见,君……已经够了……”宗像喘息着说,手背抵在唇边,修长的腿环住伏见的腰,“进,进来……已经可以了……”

如果说某人听到这句话差点血气上脑当场泄气了估计很影响气氛,但事实就是后来伏见无数次庆幸自己没有在此刻出丑。其实想一想总是清冷强势的宗像用这样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没有人会无动于衷,也难怪早就按捺不住的伏见君会一时兴奋到如此地步了。

虽然扩张得很好,但初次进入还是很艰涩。两人都忍不住皱紧了眉,停下动作喘着气努力放松自己。

很热很紧但也很痛,脑海里刚划过“这是人受得了的吗”的想法,伏见就看到身下人那张泛起了红晕的端正俊秀的脸,此刻的情欲与长久以来的清冷交织着构成了一种奇异的诱惑,鼻端萦绕着宗像的气息以及暧昧的情欲的味道,结果就是伏见的想法瞬间变成了“这要是半途而废那还算是男人吗!”

没吃过猪肉但好歹听说过猪跑的少年转着乱七八糟到本人都理不清的想法含住了宗像的乳首,双手也握住对方早就挺立的阴茎上下套弄,几乎在同一时间身下的人浑身颤抖了一下而后面则收紧到伏见差点萎了。

“不……不舒服吗?”咬着牙忍着减缓的疼痛问道,第一次就挑战高难度和男人做的少年只能一边实践一边探索。

宗像平复了一下喘息,摇了摇头才开口:“伏见君……果然是笨蛋呢……嗯……应该是,是……太舒服了啊……”说完就勾下伏见的脖子堵住他的嘴巴,伸出舌头探入对方口中。而被这种堪称必杀技一样的话攻击到的某人这一回总算能迅速反应过来,唇舌交缠的声音在房间里显得越发色气了。分开后还牵连着的一线银丝也让气氛越加缠绵,“呐,伏见君,开始吧……”而宗像有些低沉暗哑的声音无疑是最好的催化剂,至于后面的发展也就不需要详细描述了吧。

……

“伏见君有恋背癖吗?”完事后的宗像懒洋洋地被伏见从背后抱住,也终于有心思继续调侃某人一直流连在自己后背的举动。

“……啧……”伏见依旧是咋着嘴,却没有离开的打算,“随你怎么说吧……”

“嗯?”

伏见抱紧了这具才给过自己极大的欢愉和满足的身体,脸贴着光裸着的布满了痕迹的后背,要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曾经有无数个瞬间在他推开天台门的那一刻,明亮耀眼的日光包裹着这个人,投射过来的光晕总会让当时还懵懂的少年以为这个总是遥不可及的人下一刻就要张开翅膀飞到天上去,而惊讶与恐惧只有在真正看到了对方的面容时才会消失。这样的情绪想想都可笑,却又是无比的真实,如果让你知道了你会有什么反应,是笑话我的幼稚还是拥抱住没用的我?

可是在我还未能与你并肩之前,这样的话我是不会对你说的!不会告诉你我曾无数次庆幸我与你的相遇,无数次庆幸你会青睐于我,无数次庆幸这个世界上有着一个真实的不会消失的宗像礼司……

所以,你的后背并没有羽翼真是太好了。

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放手了啊!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