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二到二

中学设定1

伏见第一次见到宗像是在天台,午休时间。

当时还是半个不良的少年一边咋着舌一边推开了顶楼上挂着“请勿走进”警告牌的大门,然后在吱呀吱呀的背景声中,一个人影逆着光转向他——某个瞬间他几乎以为刺进他眼睛里的光晕是从那个人身上掉下来的羽毛。

后来他无数次为自己当时的表现后悔,目瞪口呆的样子简直蠢到无以附加。他还记得宗像看到他时嘴角扬起的弧度,那种赤裸裸的玩味——这种人即使掉羽毛也绝对是黑色的啊!

“哦呀,一年级就抽烟可不太好吧,恩?”那时候还是陌生人的宗像走到他面前这么说着,“……伏见君?”

“欸!?”被叫了名字的少年吓了一跳,看到对方眯着眼睛笑的样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忘了摘校牌!愚蠢的行为——后来的伏见这样评价着,“……那关你什么事!”

第二件愚蠢的事!明显还处于中二病时期的倔强少年遇到事情的第一反应永远都是反驳而不是更狡猾的否认,智商没有问题情商在当时却严重不足的某人还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笑得一脸狡黠的讨厌家伙正是学校学生会会长兼风纪委员会委员长——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正正好好归他管呢!那么接下来伏见同学由于违反校规外加不服从风纪委员长劝阻,被罚打扫厕所一周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而当时一边打扫着厕所一边诅咒着学生会长的伏见,则根本没想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居然会有那样狗血电视剧一般发展。

或者套用流行一点的话就是:交集从这一刻开始。

一年级的伏见只能找到天台这个别人一般都不会来的地方,这也注定他常常会遇见某个逃避工作外加无视校规却还是一脸道貌岸然的某学生会长。

“……结果你明明也在逃课啊!”还记恨着的小学弟怒斥着。

“欸?不对哟,”被公认为俊秀端正的脸上依旧是谦和的笑容,但看在伏见眼中简直该加上恶魔的耳朵和尾巴来告诉所有瞎了狗眼的人这家伙根本就是活生生的撒旦在世啊!“我是劝阻逃课到天台禁地的不良少年的友善学长哦!”

看看!就是这样!

伏见想着这个和自己根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之所以关注自己是不是就是为了给优等生做坏事找借口,然后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在所有人眼中成绩优秀相貌俊秀能力超强,简直可以说十项全能应该拿去作所有高中生楷模的宗像礼司其实也会在背地里做一些坏孩子才会做的事,比如逃课抽烟,比如欺负学弟,又比如……拿着冠冕堂皇的理由和特权违反校规。

“……啧。”伏见咋了咋嘴,不再和宗像讨论这个说不清的问题,反正到最后这个两面三刀的人总会有无数的理由,烦死了!

“伏见君不继续吗?”

“反正最后总是你有理!”气呼呼的说着,伏见下意识地摸出一根烟打算抽。刚含在嘴里还来不及点火就被身边的人抢走了。

宗像笑着却非常认真地说:“高中生不可以抽烟的哦!”

被唬了一下的伏见只能小声地反驳着:“说什么不能抽烟,你自己还不是也抽过!”

发现宗像抽烟是在认识他的一个多月后,放学后留下来打扫的伏见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又跑到天台去,然后就看到某个几天不见的人倚着栏杆,嘴边闪烁着红光。

“……伏见君?”

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反应的人看着对方掐灭了烟,一直走到跟前才有些傻呼呼的说:“你在抽烟……”说完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尤其在看到对方笑得戏谑之后,伏见开始认真地考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在宗像礼司面前就掉智商的病。

“没错,不过可惜的是现在是放学时间,要举报我也没办法哟!”宗像靠着墙坐在地上,仰头冲伏见说。从这个角度伏见可以看到一向严谨的学生会长领口露出的一片苍白的肌肤,他没有系领带啊……脑海中浮现这样一句后伏见迅速脸红。

混蛋!没见过男人的脖子吗!有什么好脸红的……不过这家伙的皮肤还真是白,常年不露出来的原因吗……够了!这种事怎样都好快别想了啊!

“伏见君不坐吗?”宗像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而还在自己天人交战的笨蛋学弟就下意识地坐了过去,“伏见君是值日生啊,完全看不出来呢。”

“……你不要太小看人啊!”前面之所以说伏见还只是半个不良的原因就是,虽然总是满嘴抱怨懒洋洋的样子,但对于分配给他的任务他还是会完成并且完成得很好,这也是同学们虽然有些怕他却不会有排斥他的原因之一吧。

“呵,抱歉啊,我小看伏见君了呢,”这样道着歉微笑起来的宗像真是好看得不得了,伏见总是会想老天怎么能这么优待这个人呢?偏心也该有点限度啊!“所以说,责任这种东西即使是不情愿也要背负起来啊,更何况我一直都……”

伏见想起来这几天看不到他的人影外加听到的虚虚实实的传言,不管怎么听都觉得和自己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啧,烦躁!莫名其妙的不爽!不知道原因,可是中二期的少年烦闷起来可不需要理由,所以伏见也就懒得深究了。

“无聊的论调……”

“嘛,因为伏见君还是个孩子啊!”

……

“……那么就是,小孩子不可以抽烟!”宗像此刻的声音与记忆中的话语重叠着,伏见越发地烦躁了——

这个人不过比自己大了两岁啊!总是孩子孩子的,他以为自己很老了吗!

伏见不敢承认,不反驳的原因也许是他也看出了自己和宗像之间的差距,每天混日子的自己与宗像礼司比起来绝对像没长大的小学生啊!这种认识每每想起简直就像黑洞一样无法抗拒。所以伏见惟有无视它,一遍又一遍固执地告诉自己他才不要成为宗像那样的人!

和宗像认识真心不是伏见希望的,可问题是不知不觉中他似乎就和被外界奉为云端上的男人一样的宗像礼司混得很熟很熟了。好吧,说这样的话很可能被一班学生会长的崇敬者们砍死,但谁能告诉他,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就让所有学生会内部成员把他当成自己人了呢?

的确,他跟宗像说得上话,他也看到过宗像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甚至他都知道了宗像的各种奇奇怪怪的习惯爱好,可是这也不意味着他和宗像就熟到可以去叫他去帮忙送文件啊!
被淡岛强制“拜托”而不得已站在学生会办公室门口的伏见敲了半天却没有回应,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推开门,重申一次:伏见猿比古根本就不是学生会的成员啊!

房间的装潢精致大气,旁边甚至还有一间和室,平民阶级的某人在心里暗暗诅咒着学生会的腐败却没在办公桌那看到宗像。

“欸?不在吗?”可是门是开着的啊,伏见把文件放在已经堆了不少纸张的桌子上,环视一圈后看到了沙发上鼓起的一堆,“啧,偷懒也太明显了啊会长大人。”蹲在沙发边上才注意到宗像眼下淡淡的青色,好吧,收回前言。

不过这个人不到最后关头都不肯工作的习惯可真是糟糕啊,明明平时都会一本正经地教训别人!老头子一样的爱好和表面上温和的慢性子有时候让伏见忍不住吐槽,虽然结果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所以活该你现在累成这样……”小声说着,伏见还是伸手轻缓地取下宗像脸上的眼镜,这人的自理能力有时候真的叫伏见无话可说。想想的话宗像礼司果然只能出身在豪门大宅,那种站在云端俯视苍生,人们只能看到他遥远又高傲的身影……“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想想带着眼镜睡觉的后果吧!”

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当时睡醒后的宗像一边揉着鼻梁上可笑的夹印一边抱怨着头疼,而之后伏见就和偶然碰到了的副会长淡岛说过一句要她提醒某个不长记性的人睡觉前摘下眼镜……欸?貌似从那以后淡岛就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原来如此!找到原因的少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捶墙,自己也不是宗像礼司的保姆,多什么嘴啊!

情况已无法挽回只能怒气冲冲地瞪着罪魁祸首,但是瞪了半天对方也只是安静地睡着,端正秀气的脸没有眼镜的遮掩就这么暴露在伏见眼中……完全,无法生起来气啊……伏见气馁地撇撇嘴,视线落在那张白净俊秀的脸上,愣愣地不知想到些什么。

阳光缓缓地落下来,就在这样一个宁静安详的下午,伏见注视着宗像的睡脸,一个认识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就像气泡一样慢慢地悠闲地飘出了水面然后一直缓缓地飘向天空。整个过程平静自然得根本不符合伏见年龄和性格,倒像是宗像礼司说话的语气:

原来,他是喜欢这个人的啊……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