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二到二

眼中的你

猿礼第三弹,先说一下时间设定吧,伏见19,室长24,就是剧情开始时的年龄,至于前两篇是剧情前两三年……就这样,再次提醒,OOC不负责,猿礼向,慎入

----------------------------------------------------------------------------------------------------------------

Scepter4的成员中有不少是带着眼镜的,首先要提到的的就必须是分别作为No.1及No.3的青王宗像礼司和特战队队长伏见猿比古,每次大型活动出场时,猛地看过去总会让人有一种“啊咧?怎么都是眼镜”的错觉。好在三巨头之一,也是Scepter4中罕见的女性之一的副长淡岛世理,已经对部员们作出保证,绝对不会让青组成为所谓的“眼镜组”……咳,有些偏题了!

总之眼镜在S4的日常及非日常中都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光是想想宗像室长那悲剧的摘下眼镜就看不清人的视力,不禁觉得要战胜第四王权大人最简便的方法莫过于攻击他的眼镜,或者杀尽世间的眼镜制造商?

当然室长本人并没有过任何关于眼镜的烦恼,天生近视的他早就习惯鼻梁上架一副眼镜的重量,而且眼镜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很好的伪装。但是相比青之王的态度,No.3伏见猿比古特战队长却有些小小的意见,准确来说是近来对于架在室长脸上的眼镜是越看越不顺眼了。

除了睡觉到哪都戴着眼镜,就连作为恋人来接吻甚至做更亲密的事的时候也不摘下来,怎么想都觉得奇怪吧!伏见队长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然后顺便又瞟了眼正在训话的青王……的眼镜。

“……那么今天的会议就到这,诸位可以离开了。”宗像礼司推了推让伏见看得格外不爽的眼镜,没有一丝自觉。

淡岛将需要检阅的资料放在桌子上,出门前伏见最后只听见淡岛说着“这是今年的部员资料记录……”,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尽管已经是恋人,在一起的时间却没增加多少,当然这不是指宗像室长终于体会到副手的辛苦而开始帮忙分担公务以至无心私情,恰恰相反,似乎是觉得有一个能力超群的手下兼男友,某长官更加肆无忌惮地放手工作,而可怜的特战队长也不得不为自己的幸福生活买单。

回想着最近各种烦心事,伏见百无聊赖地回到办公室,却看见刚刚散会的一群人围在一起似乎在讨论什么。

“……啊啦,不知道今年室长能不能多认几个人呢!”

“多认几个人……是什么意思?”伏见回想了一下今年加入的新人,应该还没到让人认不清的程度吧!

“对了,伏见先生还不知道呢吧,室长认不出人脸的事。”道明寺笑呵呵地给伏见解释着。

认不出人脸?这是什么意思?伏见眉头皱了皱,压下心间因为发现其实自己对宗像还有很多不了解而生出的烦躁,问:“认不出人脸是指室长的视力不太好吗?”这一点倒是早在某人起床摸眼镜都要耗好几分钟时就知道了。

道明寺摇摇头,说:“不是不是,室长不只是视力差,而是真正的脸盲啊!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话根本就连你是谁都分不出来的。”

“欸?!”伏见被听到的信息吓到了,“开玩笑吧!我可从来都没发现……额……”

“是真的啦!大家都知道啊!”道明寺忽略了伏见后半段差点说漏嘴的重要信息,大声辩解着,“呐,榎本,你说对吧!”

“是这样没错,记得当初Scepter4刚重建时,室长还经常把我和日高喊错。”

“还有我也是,我也是!我和幷财也被认错过!”

“对啊,刚发现的时候还真是吓了一大跳呢!”

“就是啊,一脸严肃地叫错人名,太有意思了……”

“我觉得对室长来说,人的脸就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除非有数量差别,否则根本都是一样的吧!”

“哈哈哈哈,不知道今年能不能认全啊!”

“等,等一下!难道说室长到现在都还没有……认全?”伏见几乎不可思议地问着,这不可能吧,绝对不可能吧!怎么说都是青之王,不会的……吧?

“唔……这倒没有,毕竟也记了好几年的说,对我们来说只是偶尔的情况了,不过每年都有新人加入啊,没有一两年的相处还是不行吧。”道明寺眨了眨眼睛,思索着说。

“这么说起来,去年的时候伏见先生的资料似乎是弄错了,后来还是副长又整理了一遍。”日高在一旁补充,却没发现自己的话有如最后一击。

而被最后一击击中的伏见则是闷闷地问:“……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室长来整理这些资料呢?……反正最后都要副长重新整理一遍。”

“……嘛……话是这么说啦,不过……不是很难得吗?像室长这样的人,却没办法认清人,想想就会觉得……”

“有趣!”一直很稳重的秋山都忍不住接口。

“副长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才每次都要室长亲自处理这些琐事吧!”

这帮家伙……还真是……

不过,伏见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咬牙,确立关系是去年,结果这个人连自己长什么样都没记住么!这已经不只是脸盲的问题了吧!

-------------------------------伏见怨气横生的分界线------------------------------

当天晚上,伏见就不顾宗像的反对,恶狠狠地咬着这人白得不像样的颈脖,发泄着白天的郁闷。

“嘶……伏见,住手!会留下印记的!……唔!”宗像低沉的声音因为此时的状况添了几分暗哑和焦急,听在伏见耳中更带着无限诱惑,让原本只是想发泄怨气的心情变得旖旎起来。

“伏见!”宗像气极的声音还是制止了正要变得不可控制的野兽。不甘心地又咬了一下才罢手,伏见覆在散发着清冽气息的颈窝处轻轻地小心地舔吻着,刚才咬过的痕迹迅速在白纸一样的肌肤上浮显出艳丽的色泽。

“唔……呼……”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又痒又湿的感觉也不算好,但至少不用担心明天会被人发现了,宗像这才注视着正在闹别扭的年轻的恋人,眉头微皱,“到底是怎么了?”

“……宗像先生……”

“恩?”

“宗像礼司。”

“……hai?"

“我啊,可以在所有人中一眼就找到宗像你,可以在所有声音里立即辨别出来宗像的声音,即使只是气息也能知道宗像就在这里……”

“……”有些明白的青之王安静地听着,手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恋人的背脊。

“所以,宗像也请你更加注视着我吧!”已经是青年的人直视着身下的恋人,他是青族的王,是Scepter4的长官,是最孤傲冷漠的男人,但也是他所渴望的人,是伏见猿比古的宗像礼司。

“……”宗像沉默着,脑海中却不自觉地回想起了两年前,那个少年第一次借着晚安吻的理由靠近自己的夜晚,其实早就看出来了不是么?这个人,从少年到青年,那双惫赖却又专注的眼睛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追逐着自己,疑惑、向往、渴慕、甚至是再往后的欲望,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伏见对于自己的感情他说不定比这孩子更早明白,然后不知从何时起他也开始注视着他。原本以为永远不会有的感情,永远不该有的感情……呀咧呀咧,真是笨拙啊……他们两个……

“礼……”

“笨蛋!”宗像抱住他日渐强壮的身体,有些好笑,“不是一直在看着么,除了睡觉,不是一直都有注视着你么……还要我怎么表现才会明白呢?”这样的话对于宗像礼司已近于露骨,脸上刚褪去的红晕又浮了上来。

“欸?”

还不等伏见反应过来,宗像就拉下他的脖子,轻轻吻了上去。唇上柔软而熟悉的触感让伏见有些激动,即使是关系确立,宗像也是很少主动亲吻的,而刚刚的话更是……

“……果然,最喜欢你了……”

 

第二天

“啊啦,室长好像进步了呢!这次伏见队长的资料居然是正确的!”

你看,在我的眼中,永远都是你……所以,你也会一直看着我的,不是么?

 

-------------------------------END---------------------------------------

 

 

好吧我只是赶在最后一战来之前写写甜文求HE,我不求其他只求室长不死第二季继续就好!这样够简单了吧,官方!!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