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二到二

躁动

“猴子,你这叛徒!!”

“没错,就是这样……misaki,你只要看着我就可以了……就是这样,全部的注意……全部的仇恨……”

衣领被抓住,身体也被人剧烈地摇晃着,锁骨上被灼烧后的痛苦开始蔓延,对面的人的愤怒也如火焰一般开始燃烧。

但他却不由自主地低声笑了起来,抑止不住的狂乱早已充斥胸膛,他甚至可以清楚感觉到心脏一下又一下剧烈跳动的声音,血管里汹涌着的每一滴血液都兴奋地开始颤抖。

这甘甜无比的仇恨啊……

呐,misaki,这样的话你就永远都无法从我亲手画下的漩涡中逃走了,只能一直一直地注视着我……

快意,满足,痛苦,嘶喊……

无数的感情让他的胸口开始习惯性地疼痛,快要溢出的疯狂……再也无法后退的……

“!!”

微微喘着气,伏见才渐渐从刚才的梦中缓过神来……没有火焰,也没有怪异而扭曲的色彩,这是,现实?

“……什么啊……”抱怨着摸了摸额头的汗,伏见取过床头的眼镜戴上,“睡不着了呢……”

残存的幻觉,以及印记处真实的疼痛让他很是烦躁,反正是睡不好觉了,这样想着便随便披上一件外套就起身走出去。

半夜在屯所闲逛倒是很新奇的体验,安静又不会死气沉沉,白日里大气规整的建筑此刻看来都多了一点柔和。

当然,伏见可不是会在意起周围景色的人,本来出来就只是因为压抑的梦境,吹吹风再回去就好了,他这样想着,抓了抓头发,不过,太安静了啊……

“恩?伏见君?”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室长!?”惊了一下,一边在心里吐槽着这人怎么走路都没声音,一边打着招呼,“晚上……欸……”

这下是真吓到了,平时总是着装整齐到连领巾都一丝不苟的人现在正穿着一身青色的浴衣,一副刚从澡堂出来的样子。

“怎么了吗?”对面的人歪歪头,竟显出了几分……可爱?伏见被自己的想法又吓了一下。

“不……没什么……呃……”伏见有些结舌,而对面的青王还是耐心地等着,过了好一会才继续,“室长这么晚了都还没睡吗?”

宗像推了推眼镜,说:“啊,刚刚泡了一会澡。伏见君也没睡啊。”

“呃……”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将话题盖过。

宗像也没有在意对方的迟疑,又推了推眼镜,伏见才注意到他的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往下的衣领处已经洇湿了一片。

“室长,头发不擦干就出来吹风会头疼的哦。”也不知怎么想的,伏见话一出口自己都愣住了。

“啊,这个吗?”摸了摸脸颊旁的头发,宗像不在意地摇摇头,“也没什么,浴池离住所不算太远。”

所以是因为自己,才没回去么?

“对了,伏见君明天是早班,还是快点回去吧。”宗像本着一个上司应有的责任提醒道。,“不然又迟到的话会被淡岛副长教训的。”

“……睡不着……”自己绝对是睡眠不足啊!心里这样想着却还是抬头正视对面的人。

宗像有些意外地看着自己这个向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部下,最后还是顺着对方的话说道:“所以才会半夜出来散心?”

“只是想吹吹风,清醒一下。”

“那么现在好一些了么?”

伏见没说话,宗像注视着只披了一件外套就跑出来的家伙,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与其说是青年,倒不如说是少年的小子还真是……“伏见君现在倒是和平时很不一样呢。”

“呵,室长也和平时不太一样啊。”要是平日里这个习惯性偷懒的王应该只会把自己扔给淡岛副长来处理吧。

“欸?”宗像想了想,觉得这孩子说的也不错,要是平时自己可不习惯处理部下的心理问题,这些都是淡岛的工作,虽然总是会被抱怨不认真工作,但有能做得更好的手下自己又何必去抢活呢?当然这可不是为了拼拼图节省时间。(淡岛:室长,请不要为自己的偷懒找借口!)

“咳,那伏见君要不要去我那里喝杯茶?”

啊?

伏见能看出青王是真心的在提出建议,但是……“室长,喝茶的话不是会更加睡不着么……”

……宗像沉默了片刻,伸手按着太阳穴揉了揉,眉头微皱,但伏见还是从那张平静端正的脸上看出了一闪而过的尴尬。

啊啊原来这个人也是会有这样的表情啊!只是这么想着心情居然就渐渐平静下来了,伏见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伏见你看起来心情似乎好了。”

哦呀,被看出来了,莫名地恢复了精神的某人漫不经心地想着。而作为源头的宗像则是混合着尴尬与一点恼意,但看着对方还带着稚气的脸,终究是没办法和他生气。

以后类似的事还是继续让淡岛来做吧,在心里做出了将更多的工作抛给副手的决定,宗像说:“既然这样,伏见君就快回去吧,明早不要迟到了。”

“阿拉,您可没有资格教训我啊……”小声地吐着槽,伏见却忽略了现在是半夜三更,再小的声音也是能让人听见的,更何况Scepter4的室长大人只是眼神不太好,听觉什么的可是一流水平。

也许是刚才的事让他有些余气未消,又或许是真的由于工作(?)太久而有些迷糊,宗像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立即反驳道:“我可不想被每天都会因为迟到而被人教训的伏见你这么说呢!”

充满孩子气的话叫两人都吃了一惊,不同的是,宗像是更加尴尬,而伏见则是莫名地越发轻松了。

因为那个梦而躁动不安的心早在凉凉的夜色和淡淡的气息中平静下来,这个气味他闻到过,清冽又飘忽,就象宗像礼司这个人一样。记得他还想过到底是哪家商店出售了这么一款沐浴液,居然和青王这么配,只不过一直没发现厂家……现在看来似乎还有安神的效果呢,有空真应该好好找一下。

“咳,好了,已经很晚了,”宗像这回总算找到平时说话的感觉,淡漠疏离的声音很是符合青王的形象,却让伏见有几分不适应,“伏见君还是要注意休息啊……唔,伏见你今年还没满十八岁吧?”

“啊?”

“那么更应该重视睡眠,不然会长不高的。”

这是报复,绝对是刚才的报复!虽然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特战队队长,但不满十八确实是伏见的硬伤,就连平时S4的聚会,淡岛都会特意叮嘱只给他果汁。而这也是平日里会被他压迫的道名寺他们唯一能笑话他的地方……光是想想就觉得生气啊!

只不过比他大几岁罢了,却总是一副大人的模样,对了,这个人不是才二十出头嘛……越想越让人不爽了……不同于那种暴虐肆意的情绪,此时心中有的更像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微颤,密密麻麻,缠绕不休,让他觉得指尖似乎都开始颤抖,但奇异的是心情依然很好……好奇怪……

感觉自己总算是扳回一局,宗像想着还是快点回去吧,夜的寒气已经显露出来,刚泡完澡的热度也快完全消散了,再呆在这会感冒的……“伏见君,那么……唔……!!!”

宗像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虽然隔着两副眼镜,他依然看清了对面人的眼神__不满,疑惑,小心,最重要的是绝对的认真……这究竟是……发现对方虽然固执地睁着眼睛和自己对视,但睫毛的颤抖却仿佛在提醒着什么,宗像低垂下眼睑没有推开他。

 唇上的触感比想象中要柔软一点,而那股味道却浓了,也真实了很多__好闻的,清冽的,能让他平静下来的,更为重要的一点,这是这个男人宗像礼司的……伏见根本理不清此刻的思绪,比梦境还要不真实的情景,却比此刻任何事物都要真实的气息,交错的矛盾叫他没办法去思考,只能遵循着本能的渴望慢慢伸出了舌,在那人微凉的唇上舔了一下,然后迅速退开。

“那么室长我回去睡觉了,您也早点休息吧!”趁着宗像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伏见立马撤退。

“……等一下,伏见,你刚才是……”

“只是晚安吻哦,”伏见没有回头,语气轻快地解释着,“我可是……还没成年啊……那么,晚安,室长!”

没成年?这算是……撒娇……吗?

轻碰着自己的嘴唇,宗像觉得这个年纪的少年可真是难以理解……不是不喜欢和他有交集吗?

 

第二天

“哦呀,今天可真是难得呢,伏见你居然提前到了!”淡岛有些诧异地看着貌似心情很好的某人,虽说总是希望他能认真工作,可猛然改变还是让人好奇啊,“昨晚做了什么好梦么,心情似乎不错呢?”

“hai ~很不错的梦呢~呐,室长!”

“欸?”淡岛才发现自家上司正站在后面,眉宇间隐约有些疲惫,“室长,您昨晚又熬夜玩拼图了么!”

“什么?不,我……”没怎么睡好的宗像有些迟钝地反应着,眼角余光瞟到旁边少年的笑容,下意识收回正要辩解的话,别开眼睛,“……不好意思,淡岛,并没有很晚……”

“室长,麻烦您以后还是多注意一下工作,总是玩拼图眼睛会更差的啊!……”

伏见看着青王又开始被副手抱怨,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最终放了下来……啊啊看来以后都能睡个好觉了呢!

晨光下,宗像白皙得有些不似真人的皮肤几不可见地透着一点红晕,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出,而注意到这点的伏见只感觉心头微颤,舔了舔仿佛还残存着清冽气息的唇,再次确定了一点:

这个人,是真的能让自己躁动的心平静下来呢。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