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二到二

领巾

第一次写文,请多包涵,OOC不负责,猿礼向,慎入

-----------------------------------------------------------------

“伏见君,可以请你更加注重自己的仪表么?”淡岛副长头疼地看着青组有名的刺头,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老得更快。

“啧……”习惯性地发出不耐烦的声音,但还是谨遵着上下级的关系开口,“hai~不过副长你是指什么呢?”

“制服的领巾!”淡岛指着他散开的领口,从第一天起就没见他系上过,“这是规定,工作时必须着装整齐。”

啊!是这个啊!伏见漫不经心地想着。青组的制服虽然质量相当不错,但向来散漫惯了的他还是不习惯,就仿佛在身上加了一层桎梏,手脚都被束缚了……这么说起来,赤组那边在这方面倒是更自由点。

“……伏见君!你有在听吗!”

“是是,听到了。”

虽然这么说着,但语气还是能气死人……算了,“那么以后,不,请你现在就带好!”

“可是副长,我不会系领巾啊……”这倒是真的,从小到大没有要系领巾的情况,自然更不会有人教他了。所以说这可不是他不配合呢!

“不会……”淡岛直接说,“那我找人来教你。”

“欸……不用这么麻烦吧,系不系也没什么差别啊,对工作来说。”怕麻烦地拒绝着,伏见更不想和别人过多地接触。

淡岛看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__这可由不得你!

“切……”小声嘟囔了一句,当然不是什么原则性的情况接受也无所谓……话说回来他有什么原则么?

“……那么就……”目光扫视一圈,所有人都纷纷低头__开什么玩笑,特战队队长伏见猿比古虽然不是什么苛刻的人,但也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啊!

上次道名寺就被耍得够呛。

“你们这些家伙……可恶,那么就由……室长?”

伏见心头猛地跳了一下,回头就发现青王正站在门口,挺拔又冷漠。

“淡岛,上周的财务支出备忘录是在你这里吧。”宗像礼司走进办公室。

“是的,请您稍等。”

“说起来出了什么事么?诸位都聚在一起。”注意到周围的人,宗像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

淡岛将文件交给他,一边解释:“不,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伏见似乎不会系领巾,所以我想让人……啊,对了,这件事就拜托室长好了!”

“欸?”

“什么?”

本来有些神游的伏见瞬间归位,而一旁只是出于“啊,发生什么事,有点好奇”以及“偶尔也关心一下部下”这样的理由而开口的宗像更是呆滞了一下。

“关心一下部内的礼仪风貌,顺便照顾一下新晋的部下不都应该是室长的职责吗?”淡岛笑眯眯地说,但熟悉的人都能从中读出“啊啊,麻烦解决了呢”的信息。

“可是我还有文件……”

“室长大人,如果您能把时间浪费在那些数不完的拼图上,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有时间为‘部下’解决一些小问题。”淡岛的笑容加深,让宗像有些拿不准这个“部下”具体指的是谁。

伏见忍不住插嘴:“我说副长大人也用不着专门要室长来教我吧!”

“哦?这么说的话……”淡岛扬了扬下巴,“那么伏见你能找到其他人帮忙的话也不用我来插手了吧。”

伏见扫过听到对话后纷纷将头压得更低的S4组员,放弃地啧了一下嘴,不再说话了。

反对无效还被“给予厚望”__“教会了的话我会亲手做一些红豆冰犒劳两位的”__的两人只能沉默着向室长室走去。

一边想着“自己的人缘居然这么差要不要做点什么改善一下啊啊啊还是不要了好麻烦,那帮家伙果然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伏见的视线无意识地跟随着前面人的背影,思绪也不知不觉变成了“青组的王居然这么瘦,不过倒是挺高的……完全不像另外一位啊……”

“伏见君,请进吧。”宗像打开门,这样说就走了进去。

“是!”

室长办公室伏见来得不算多,除了必要的任务汇报他并不怎么喜欢和青王接触,或者说他不怎么喜欢和王相处。曾经在Homra的记忆并不美好,有时候回头看看都觉得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么伏见,你的领巾带了么?”宗像看着他,问道。

“啊咧?”迅速回神的某人愣了一下,很是烦恼地抓了下领子,“抱歉啊室长,好想忘记带了。”应该说如果不是淡岛今天提的话他压根就不会想起这种东西……果然好麻烦啊……

“这样吗……”

“也没关系啦,回去可以让秋山他们来教,不用麻烦室长了。”

“……伏见,你觉得淡岛副长看到你就这样回去会说什么呢?”

……

会很惨吧!

Scepter4里面最能威吓人的不是青王的实力而是淡岛副长的红豆沙__这一点在他被调到特务队的第一天就有所认识。

见对方已经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宗像轻轻叹了口气,伸手解开了自己的领巾:“我这里也没有第二条备用的,先用这个练习吧。”停顿一下,又补充一句,“这是今天才换上的,请不用担心。”

眼睛微微睁大了些,伏见觉得今天真是惊吓连连,或者说比较倒霉?刚想拒绝,目光不知怎么扫过对面人的脖颈,就停住了正要脱口而出的话。

苍白,看上去比白色的衬衫还要白上几分肌肤,在靛青色的头发映衬下甚至有几分不真实,这样的认知带着一点熟悉滑过伏见心底。

宗像靠近了一些,开始示范正确的系领巾方式:“伏见君,请注意我的动作。先这样交叉,然后……”说着修长的手指就在他脖子前动起来了。

伏见听到话反射性地低头看着,有人靠得这么近还把手放在要害之一是第一次,更重要的是随着这个人的靠近他的气息也更近更浓了一些。

领巾由于刚从人脖子上取下还带着温热,柔软且带着宗像的气味,一种清冽又飘忽的味道,让他觉得脖子有些发痒。

“……室长,你……用过什么古龙水么?”想要找些话题伏见这样说着。

“恩?”宗像停下讲解,现出一点思索的样子,“不,并没有用过,只是一般的沐浴液……怎么了?”

“没,并没有什么,”伏见说着眼睛下垂只盯着近在咫尺的手,“请不要在意。”

“……伏见君,你并不喜欢和人靠得太近吧。”虽然是疑问句式,但在宗像说起来就是百分之百的肯定。

“欸?”

“虽然不说,但其实伏见你一直都下意识避开别人的碰触呢。”宗像松开系好的领结,推了推眼镜,注视着有些吃惊的部下,嘴角甚至还带了几丝笑意,仿佛是抓到别人把柄的小孩子一样狡黠。

“……所以呢?”伏见抿了抿嘴,压下心头渐渐漫起的古怪情绪,“室长是要批评我么……还是怀疑什么呢?”

宗像眉梢扬起来一点,似乎在惊讶,然后笑了出声:“抱歉啊,伏见君,你似乎弄错了一些事。”说着伏下头,漂亮的蓝紫色眼睛直视着他,“虽然是王和氏族的关系,但是我并不会要求你将一切都向我袒露,我也不是那么想了解所有人的一切……所以说,伏见你也不用这么紧张。”

伏见皱着眉,没有说什么,手指拉了拉系好的领结。过了一会才说:“……我并没有紧张。”

“嘛……真是……”宗像看着眼前的部下,直到伏见想着是不是该开口离开的时候才说话,“伏见君的秘密……啊,该说伏见君离开Homra的原因是什么都好,Scepter4所需要的只是你的能力以及你的忠诚。在不违背我等大义的前提下,你有自由做你想做的事……不过我倒是觉得伏见你不会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室长大人可真是自信啊,难道就没想过我可能是赤族的奸细?”大概是话已至此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伏见抬起眼睛直视回去,带着一分挑衅,“我倒是觉得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呢。”

“不过那些人里可没有我啊,既然把你调入特务队就已经证明了我对伏见你的看法,至于其余的事你都不用去考虑。这样说的话你就明白了吧。”宗像带着一如既往的充满着深意的笑容,略微低沉的声音磁性悦耳,落到伏见的耳中就象激起了电流一般。

目光又落到那裸露的苍白得有些透明的脖子上,青色的血管在皮肤下隐隐可见,伏见知道那里跳动着生的脉搏,这个男人的生命……突然的不可抑制的冲动然让他有些狼狈地移开视线,却感觉脖子上的布料被解开,“室……”

“果然,伏见君还是不适合这样中规中举的着装,”抽出领巾,青之王十分自然地说,“还是转告淡岛,伏见你的领巾就算了吧。”

“……室长,你这样不算是破坏规矩么?”

“哦呀,想不到伏见你居然会在意这点呢,可真让人意外,”某个长官打起了官腔,“不过既然是王,我想这么一点小小的权力还是有的呢。”

“……呵!”伏见忍不住笑了出来,走近几步觉得其实自己似乎没有想象中那样排斥着王,他如今的王。

宗像侧了侧头,有些意外地看着部下拉过自己手中的领巾,然后更意外地看到他开始动手给自己系上。

“伏见,你……”

“这样也算完成副长的委托了吧。”满意地看着宗像颈间自己亲自系好的结,想着“啊啊副长除了红豆沙所下的命令还是很不错嘛”,“我也学会了。”

眉头皱了一下,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但是……算了,宗像也不是那种纠结于这些无关细节的人。

伏见看出了王的反应,便挥挥手告退“那么室长,我就去工作了。”

果然还是有些奇怪吧……虽然这么想着,却还是抛开这点疑虑开始继续先前的拼图,至于备忘录的工作……嘛,王总是有一点小小的权力不是么(眼镜反光)。

而走出办公室的伏见则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真是的……这种性格是怎么养成的啊……那个王。

不过……摸了摸脖子,血液的骚动才开始降下来,但刚刚的气息与温热似乎还残留着,让他的指尖也开始有些发热了。

“不讨厌……么?”


 

 

 

我想象中的肉啊,应该是这样的——

“室长,副长说要我学系领巾。”

“这样么,需要我帮忙吗?”

“HAI~麻烦室长了。”

“先这样交叉,再绕过来……伏见你有在听么?”

“有哦,已经学会了呢。”

“是吗?”

“不信的话我可以演示一遍啊。”

“嗯?等一下……你干什么……住手!”

“啊拉,总是需要一条领巾来做示范的啊,室长大人~”

“可是为什么解我的!”

“我的可是刚刚室长亲手系上的呢,绝对不会随便解开的哦!”

“这算什么……伏见,放手……唔……”

总算不吵了……呐,室长大人,交给我就可以了哦~~~

 

评论(2)

热度(45)